各国纪念罗莎·卢森堡诞辰150周年

【编者按】1871年3月5日,罗莎卢森堡生于俄属波兰边界附近的扎莫什奇一个相当富裕的、有文化的中产阶级犹太家庭。她在斗争中成长为国际运动史上杰出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家、理论家、革命家,被列宁誉为“革命之鹰”。

今年3月5日是罗莎卢森堡诞辰150周年,这一天,各国向这位伟大的革命导师表达敬意。

“在我们这个时代,社会主义是人类唯一的救赎。《宣言》的话就像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崩溃发出了最强的警告:

今天,在罗莎卢森堡诞辰150周年之际,我们向她致以崇高的敬意。

“因此,谁要是用合法改良道路来代替夺取政权和社会革命,把合法改良道路同夺取政权和社会革命对立起来,那他事实上选择的不是达到同一目的的比较温和的、稳妥的和缓慢的道路,而选择了另一目的,这就是,不是建立一个新的社会制度,而只是要在旧制度中作非本质的变动。所以,从修正主义的政治观点中和它的经济理论中都可以得出同样的结论:从根本上说,都不是以实现社会主义制度为目的,只以改良资本主义为目的,不是要消灭雇佣劳动制度,而是争剥削的多些或少些,一句话,是为了消灭资本主义的赘疣,而不是为了消灭资本主义本身。”

罗莎卢森堡(Rosa Luxemburg)是20世纪历史上最重要的女性之一。她在思想和行动上进行了革命。作为一名理论家,她直接发展了马克思主义。作为一名激进的革命者,她参加了塑造20世纪风起云涌的历史的革命。她于1871年3月5日出生于波兰扎莫什奇的一个中产阶级犹太家庭。

罗莎从此开始了和她周围许多犹太人一样的普通生活。启蒙运动的影响塑造了她的家族文化。罗莎从小就对整个世界表现出同情心,她是反民族主义波兰运动的合作伙伴,该运动在左右两边都非常激进。罗莎是当时统治波兰的俄罗斯帝国的一名公民。与马克思和恩格斯及其许多理论继承者的立场相反,她认为波兰的独立不会导致俄国帝国的衰落和欧洲的革命精神的觉醒,而只会加强波兰和俄国资产阶级之间的联系。这种立场影响了她的一生。她后来来到瑞士,在那里获得了法学博士学位。当她写信同恩格斯最著名的学生爱德华伯恩施坦(Edward Bernstein)论战时,“社会改革或革命”(Social Reform or Revolution)成为了响彻全球的口号。她认为,与伯恩施坦要求只用改革解决问题不同,罗莎认为斗争应该转化为革命。

罗莎密切关注1905年在俄罗斯和波兰的革命事件,甚至以虚假身份亲自前往俄罗斯,记录下正在发生的一切。在此期间,她强调了罢工的重要性,包括政治和经济罢工,以及革命意识和阶级意识的形成,这些思想将伴随着她一生。1913年,她撰写了杰作《资本积累论》,其中证明了资本主义需要非资本主义市场才能传播和加强自身,从而证明了没有帝国主义就没有资本主义。这不同于当时的许多分子仍然明确支持帝国主义,并将民族扩张视为与民族社会民主发展割裂的过程。

罗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是反战的少数派,认为这是一场帝国主义战争,只会服务于国际资产阶级,而牺牲了工人阶级的利益。她的观点使得她被囚禁。她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监狱里度过。罗莎支持1917年的革命,尽管她反对列宁和布尔什维克的不民主策略。她在最著名的名言之一中写道:“自由就是不同思想的自由。” 罗莎卢森堡在她的整个职业生涯中都强调了将马克思主义与民主相结合的重要性。不维护民主包括在革命过程本身中的民主就不可能推动革命。实现为集体利益而放弃的自由,无论是还是,都是不应该被接受的。另一方面,她是当时德国左翼改革派的严厉批评者。无论是在选举权运动中,还是要求推翻现有法律而不是寻求法律变革的运动中,她都在领导被与政治权利与经济进程隔离开来的妇女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她曾经是,现在仍然是革命民主思想的最重要思想家之一。

罗莎卢森堡于1919年1月15日被谋杀,享年47岁。社会主义往往是夺取政权的中心,而原始法西斯主义则试图街头的激进革命力量。革命者最理解罗莎作为领导者和象征的重要性。罗莎为我们留下了丰富而发人深省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遗产。她出生150年后的今天,不论历史证明她孰是孰非,都没有人能否认罗莎卢森堡都从未放弃过自己的正直和对革命的信念,这场革命将为所有人带来正义。她在1913年写道:“历史将证明一切,并把我们的事业推向胜利。” 这条警句仍然适用于当下,而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罗莎卢森堡,生日快乐!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